本文来自一个传奇女玩家果子的真实十年游戏经历!!非常精彩!!期间经历复制BUG,初恋被土豪用钱收买(狗血电视剧情真实版),到最后遇上自己真爱的真实经历。曾经你在游戏中也是否有一个这样的女子,上线等她,为她砍红名,见不到她日夜相思?

  我是2001年接触传奇的。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不太懂事,对现实世界还懵懵懂懂的年龄。记得当初刚从北京的一所文秘中专毕业的时候,很幸运的被分配到一个台湾独资的企业里给总经理当秘书。可是好景不长,经常被总经理的老婆骚扰,说我勾引她老公。后来我就毅然的辞职了。其实我当时跟那个经理什么都没有,只是他每次出差都带着我去,他对我其实也有过很多非分的举动,但是都被我拒绝了。

  因为很多原因,我终于辞职了。于是成为无业游民的我,就和以前好多聊的来的朋友经常出入北京的各个酒吧,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我一生中的第一个男朋友,也是我的初恋吧。他当时是一个北京三里屯很有名的歌手(现在是中国娱乐圈里也比较有名气的人了)。记得当时是北京的8月某一天,我去了三里屯很有名的一个酒吧,由于那个酒吧是我一个很好的姐妹的男朋友开的,我和几个姐妹坐在了一个特别显眼的位置(当时经过我那个好姐妹的介绍说他们酒吧有个歌手很不错,想把我介绍给他),就这样我就注意到了他,他当时也注意到了我。后来经过我那个好姐妹的撮合,我和他终于走到了一起。

  在和他交往的那些日子里,知道了他原来每天不唱歌的时候经常去网吧里玩一个网络游戏,那就是《热血传奇》。就这样我和他每天都在他演出完以后,携手出入北京各个网吧玩这个游戏,而且让我俩同时深陷其中。

  就这样我进入了传奇的世界,当时是2001年9月的事情吧,因为我记得是他从一区新浪转区到了二区海鼎的时候,他当时练的是一个道士,于是让我练一个法师,说练级很快。就这样我和他每天在他演出完以后,吃完宵夜就迅速的赶往网吧通宵练级。他是一个福建人,这个区里有好多他的老乡,那时候我也觉得很好奇,觉得玩一个游戏能认识那么多离得很远而且可能是永远见不到的面的朋友,于是就开始每天和他成双入对出入北京各个网吧,那时候的网吧里很多人只玩同样的一个游戏,那就是《热血传奇》。虽然大家都不在同一个区里,可是大家都可以因为一个话题聊的很开心,而且因为我俩进入网吧的同时,都会吸引很多人的眼球。我当时觉得好幸福,也很开心。

  当我俩的级别,他33级,我28级的时候,传奇有了漏洞,可以复制装备了。就是在蛇谷和盟重切换地图的地方,来回穿梭,将一样装备变成2个的时候。当时他和他的几个老乡24小时不停的复制装备,那时候他连班都不上了,去不停的复制装备,让我打电话给我的姐妹给他说谎,说他感冒了。就这样他们复制了很多当时在区里算顶级的装备(祖玛套加传送戒指)。后来好多网吧里玩别的区的人看见他复制了那么多好的装备,很多人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成为了当时热血传奇中应该是最早的家族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不管是在现实世界里还是虚拟的热血传奇里,我们两个都很惹人关注。记得当时我们在二区海鼎的时候,他33级装备有祖玛一套加传送戒指,10的无极;我28级带祖玛套没有头,8的魔杖。我俩每天出入蜈蚣洞,他带着7级骷髅,我带着5个7级恶蛆。那时候我俩的号在网吧是不下线的,每天要给网吧每个机器多交30块钱的包机费(就是为了7级骷髅和那几个恶蛆,那时候恶蛆是要叛变的,都是告诉网管等到时间记得把恶蛆给找回来)。就这样我俩一直冲级到了他35级我33级的时候。他是当时二区海鼎前几名带狗的道士(当时的狗书很贵,有好多都超过35级的人没有狗书的)。我是当时少数法师里穿恶魔带祖玛的人(我的恶魔当时是魔6的)。在这里我也很怀念当时的几个哥哥,烈火点烟、烈焰焚情、奈尔。。。还有好多记不起名字的了。

  这个时候好像是到了2002年了,记得好像应该是5月左右吧,热血传奇又开始分区了,我和他又从二区海鼎来到了十区海鼎。在这里我经历了我可能是一生中最憋屈或者也是最悔恨的时期。

  记得当时刚转区的第一天,由于有三天的考虑期,我俩把当时在二区海鼎的所有装备全部卖给一个我们当时的好朋友(传奇币交易的),当时好像一共卖了1200多万。(这个时候以前复制的那些装备什么的都已经被盛大回收了,我们剩下的只有几把武器,为什么剩下武器我后面会说明的。。)。我们分别用几个小号把钱转到了10区。刚才忘记说了,我的恶魔是6的,我还有区里唯一的一把血印呢。(持久是3的)。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10区海鼎的生活。在10区海鼎刚开始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后来除外。。。)。来到10区时间不是很长盛大开放了白日门。我们第一天就约了很多一个网吧的朋友一起去冲,当时很幸运,我们冲到了最后一层(只剩下我们6个人,4个道士,1个法师(我),1个战士)。这个时候到了抉择之地,只有我一个法师了(网吧当时有30多个人一起冲的,好多人为了保护我死掉了),这时我当时的老公还有几个朋友把他们身上所有的药都超给了我,说让我在原地等他们,他们去找那个卖药的NPC。就这样我一个人在刚进抉择的地方等他们,他们好久也没找到卖药NPC的地方,我觉得很无聊就随便打了几个怪,当打到第二个血僵尸的时候,意外出现了居然爆了把血印。当时我们整个网吧的人都震惊了。

  当我捡起血印的时候,心情那个激动,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当时的心情了。然后就听见网吧里所有的人都很冲动的说,拼着命不管死几回也要冲进去,哈哈。就这样我们6个人在我打到血印的诱惑之下,拼命在抉择找那个卖药的NPC,最后终于被网吧的一个人给找到了。这时候已经是早晨8点了,包夜时间到了,很多人悻悻的离开了,抉择里面只剩下了我和他两个人舍不得离开。于是我们两个人又在网管那加了点时间,说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下。网管当时可能也兴奋了(这个网管也是跟我们一个区的),说你们玩吧,没事到时候有人问有他呢。就这样我俩一直玩了下去,一直冲到了下一层,他当时给我超满了药,他的药也是满的。在下一层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红红的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物,当时也没有注意名字,我就卡着位置用包裹锁定它,慢慢的电它,可是它回血太快了,没办法只能叫他过来帮忙(他当时在把旁边的怪引开),他毒了下那个怪,就继续引怪去了,我用了大概10分钟的时间吧,身上的药已经快用光了,那个怪终于死掉了,爆了一个圣战头和圣战手,当时因为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就捡起来来看,他当时一看就傻在那了(我到现在还记得清他当时的表情,太记忆犹新了)。这个时候全区第一件圣战头和圣战手诞生了。

  由于我俩都没有战士,他跟我说把这两个东西卖掉吧,我说可以啊,就是不知道能卖多少钱。他说找当时的一个战士叫什么88的,前面的名字记不起来了。那时候那个什么88的是沙巴克的老大,跟我当时的老公也是老乡,他就跟我说让我在抉择之地下线,他回城去卖,他回头自己在跑回来。后来他把这两样东西卖掉了,卖了3200块钱。就这样我俩开始了在赤月混打装备的日子(直到有人记忆套进来)。不过在这期间我俩除了老魔不打以外(因为我俩当时根本不知道老魔在哪),每天都混在抉择和下一层(实在记不住那层叫什么了),那时候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俩收获了血印16把,圣战两套(当时圣战一套可以卖12000左右),法神很多件(我不让他卖),当时就是打不出天尊来,所以他很郁闷。就这样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吧,有人用记忆套进来了,把我俩从赤月打了出去 。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37级的我拥有了全区第一套法神+魔6恶魔+血印。也成为了当时最高级的模特吧。

  自从被人从打了出来以后,我俩也试图带着网吧的人冲过几次想继续进去打装备,可是每次20多人一起去的,基本上还没有到抉择的前一个图就已经全军覆没了。后来经过总结,我们的级别还是太低了,于是立下志愿大家一起冲级。因为我的装备很好,我们几个人就去石墓烧猪,每次都还没有刷新怪呢就已经没怪了,就这样每天都在那烧猪练级,只带网吧里32级以上的,每次我没有药了就让网吧里的一个战士去买药,周而复始的这样整个石墓都被我们包了,只要是不认识的人全部杀掉,所以那时候我的号也树立了好多敌人,经常被人称作人妖,刚开始的时候还在意一些,到后来也就不在意这些了。慢慢的我的级别到了快42的时候,盛大陆续开了风魔和苍月。特别是在风魔的日子里,6件新衣服的出现,让我极度的疯狂,每天只混在封魔殿和封魔道上,第一次打爆蝎蛇的时候爆了把裁决,还是魔+2的(当时传言说+魔的武器对烈火发挥有帮助)。那时候一把普通的裁决都可以卖到1500左右吧。我那把裁决当时好像卖了2000吧。当然也是被我当时的老公给卖掉的,不过还好他当时用这个钱的一部分帮我买了一件40级的女法师衣服,就这样也成为了好多不怀好意的人攻击的对象(特别是魔神坛。家族的那些败类)。

  当时在二区海鼎的时候,我们当时复制最多的东西就是裁决、狗书、金条(那时候还没有金砖)、魔杖(因为我带不起别的)、无极棍、传送戒指。当时复制我记得是在2001年11月底左右吧(我只记得当时天气有点冷了,他们复制装备的时候都是通宵的,我每天早上要给他们买早点。)。系统没收这些装备的时候是在第二年的三月到四月之间。期间曾经有个跟我很不错的朋友(烈焰焚情),他跟我说过段时间盛大肯定会回收复制的装备,只有把那些武器升级了,系统认不出来就不会回收了。我当时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武器升级,所以就向他请教,很遗憾,他也不懂。他也是听别人说的。后来我经过多方打听,终于认识了一个当时升级武器很厉害的一个人(曾经升级成功一把20的谷雨),就这样我就慢慢跟他接触,那时候他根本不相信我的女的(那时候还没有视频),让我打电话给他,我于是给他打了电话,他才相信我的,就这样开始教给我怎么升级武器,怎么样去垫刀怎么样找升级武器的规律。当我学会以后,就实验着用老公的号(当时老公经常要演出,晚上3点左右才会来玩),慢慢的学会了升级武器,把老公的无极棍升到了10,我的魔杖升到了8(当时我们的武器很多,虽然碎了不少,但是还是成功了几个),等到升到回收那些复制装备的时候,我和老公的武器全部留了下来,由于没有战士号,所以没有升级裁决,那些裁决也就此全部消失了。

  当我有了40法衣服以后,经常被魔神坛家族的人骚扰,那时候魔神坛家族的人很多,不管我到哪练级都能看见他们的人,只要被他们中的人看到以后,他们就像一窝蜂一样的冲过来杀我们。最后逼得实在没办法,也是实在不想让那些垃圾人爆掉我的装备,然他们得意。我就想起以前学的打造武器的方法,每天上线就在安全区和沙武器往返,在土收黑铁矿,去沙武器升级武。(因为原来打了16把血印,所以一直升级血印)。就这样10区当时出现了18的血饮,那个就是我的杰作,美。当时我的号里的装备有法神2套(加上身上穿的3套),圣战一套,9、10、11的血饮各一把。

  就这样每天都站在土安全区里显摆自己的装备,觉得整个海鼎里只有我最漂亮,当时那种感觉实在让我说不出来的。直到有一天,在土看见了以前一个在二区朋友,也是个法师,是男的。他也穿了一套法神带40男衣服,手里拿了一把20的谷雨。他也每天站在土安全区当模特。每天还我站在哪他就跟到哪,终于有一天他密我了:美女,还记得我吗?我答: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他说:你以前来过xx网吧,我们还一起冲过赤月的。我答:不好意思,真不记得了,那时候冲赤月的人实在太多了。还有很多对话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后来聊了很多很多,慢慢的熟识了。他当时还有一套记忆装,经常带我一起去打赤月。记得有一次我在打老魔的时候,我卡掉线了,死在了祭坛里面,等我上线的时候,身上少了18的血饮还有一个法神手镯,当时我眼泪都已经流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法师密我了:你怎么死了啊?我说我刚才掉线了,武器和手镯掉了。他说:你在哪?我说:我刚上来,在苍月安全区呢。他说:你等一下啊,杀完金刚就回去。我说:好。就这样在白日门里瞎逛,过了有半个小时吧,他回来了让我去安全区,我去了以后他就交易我,不但把血印和手镯还给了我,还多给我一个天尊戒指。。。

  就这样我和他的关系逐渐好了起来,每天他看见我不在线的时候就在土安全区站着,我看不见他的时候也在安全区站着等着对方上线。那时候跟他每天一起打装备,也记不住卖了多少钱了。反正比我上班赚的多。每次跟他一起打装备,我其实都捡不到东西的,可是他每次只要把打来的装备卖掉以后都会给我打电话,说这次东西卖了多少多少钱,然后给我分红,刚开始的时候我说不要,可是他每次都跟我说这些事你应得的啊,说我如果不过去拿钱的话也成,就给我冲月卡,结果那时候他给我冲了27张卡。。。

  再后来打到装备什么的,经常不是给我传奇币就是给我东西让我自己卖,那时候他给我的那些东西还真是卖了不少钱的。。。。

  就这样过了有两个月左右吧,他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在离我网吧不远的地方,实在找不到我这,本来想给我个惊喜的,结果自己迷路了。我觉得很好笑,就说那好吧,我去接你。就这样我和他第一次真正的见面了(其实以前也见过的,只是我完全不记得这么一个人了)。当见到他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一般了,不论是从长相还是身高什么的(当时我还很年轻,喜欢个子高的皮肤白的)都不如我当时的老公,所以对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感,只是普通的应付应付而已。

  就这样他在我的边上开了一台机器,我俩一起一边聊天一边玩。到8点的时候,他非要请我吃饭,我想还是我请他吧,楼下找个肯德基什么的胡乱吃一点。可是下楼以后他带着我过了一条街,带我到了一个停车场,说:刚才在你那附近实在找不到停车位,只能把车停这么远了。我一看他的车是辆奥迪A6,我当时的想法就是算了还是不跟他一起吃饭去了,赶快回网吧算了,人家肯定不会缺我那一顿饭的。谁知道他说:怎么?还怕我吃了你啊?我说:切。。谁吃谁还不知道呢。就这样跟着他上了车,去了一个北京当时算顶级的西餐厅吧。等我们吃完饭回到网吧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多了。

  当我下了他车以后,刚到网吧门口,就看见我老公,他问今天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刚才那个送你回来的人是谁?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感到无法回答,于是我用女人特殊的权利反问他:你今天怎么没上班?难道是来监视我的吗?就这样我俩开始了自从认识以来的第一次吵架。当然是他输了。他自己悻悻的回宿舍去了,一晚上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给我。等我回到网吧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在线了,还一直的在密我,问我为什么不回答他(我们吃饭的时候我的号没有下一直开着的)。我回答说:刚才跟别人聊天去了,没在这个机器上。于是我俩在等赤月刷新的时候就去牛魔7炸牛练级。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马上就要到春节了,我当时的老公跟我说他要回福建和他的父母一起过节,问我跟不跟他一起回去,我说我要跟我父母过节,我如果过节的时候去那么远的地方,我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他很生气的就自己一个人回福建了。离过春节的前几天吧,那个法师跟我说,他春节要跟父母去国外旅游,说他的号给他的一个朋友玩,他不太放心那个朋友玩他的号,说把他的装备先放在我这,等他回来再还给他。我说好吧。于是他把所有的装备都给了我,只给自己的号上留了一套法师祖玛和谷雨。等他走了以后,我老公在福建老家也偶尔上来看看,每次跟我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两句,要不就是问我,你这个谷雨哪来的,那个装备是谁的。我就一句一句的应付吧。

  到了春节了,我和父母一起去亲戚家或者有时候亲戚来我家拜年,差不多有5-6天就没有上游戏,当我忙完这些天以后,去网吧打开我的号,我惊呆了,号里所有的东西包括那个法师给我的所有东西什么都没有了。。。。。。。。。。。。。。

  当时我看到我的号光着站在苍月安全区的时候,脑子里整个都懵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眼泪当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就趴在电脑桌前哭了起来。当时网吧里所有跟我一起玩的玩家都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当时什么都回答不上来,只是一个劲的抽噎。当哭了一阵以后,突然想起来赶紧给我老公打个电话,记得当时眼睛都是模糊的,连手机上记录电话的电话薄上的名字都看不清楚了,看到一个老字开头的电话就拨了过去,听到对方接电话的声音后,也没有分辨对方是谁就喊了句“老公”,然后又继续大哭起来。当听到对方的劝慰的声音后,才知道不是我老公,原来是那个法师(我的电话薄里写的是老杨,他的姓,那时候只记得他姓杨具体叫什么当时没能记住)。然后我就把丢号的事情跟他说了,他跟我说你别着急,他现在在国外,现在是国际漫游,他马上就要到房间了,一会给我回过来让我省点电话费。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过了也就不到5分钟的时间吧,我的手机上出现了一个国际电话号码,我接起了电话,我这个时候还在不停的抽噎,说不出话来,只听他那边跟我说:好了,别伤心了,那些东西也值不了几个钱的,丢就丢了,反正我们有记忆套随时还是可以打出来的啊。就这样他一直的劝,我不停的抽噎着。直到最后他跟我说,你在那个网吧别动,我叫人去你那个网吧查查机器是不是有问题。我说好吧。然后我就在网吧里等,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吧,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男人打来的,问我具体在什么位置,他已经到了附近了。我告诉了具体位置以后在网吧的门口等他。当他来的时候我一看好像在哪见过似得,当时就是死活想不起来了。然后他问我经常用哪台机器玩,我就指给了他看(我那时候比较习惯坐一台机器,很少去别的机器玩)。然后他把那个网吧的网管叫来,问了下那段时间里有没有做过系统或者改动过机器什么的,网管说没有,当时主管修机器的人放假回家过年了,要等到正月十五才能回来。于是他拿了自己带来的软件包,认真的检查机器。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吧,他跟我说这个机器没有问题的,问我东西是怎么丢的。我说我也不清楚,就是这几天过节我没有来玩游戏,等今天回来玩的时候,发现所有的装备全都没有了。他问我那还有没有别人知道你的账号啊。我说除了我老公没有别人。他说那你有没有问你老公,是不是他拿去玩了啊。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对啊,我还没有给我老公打电话呢。于是我拨通了老公的电话,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在上游戏找,无法查找。这时候我就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了,因为我老公的电话从来都是24小时开机的,不会无缘无故的关机的。

  我当时似乎脑子里明白了一些事情,自从三十晚上他给我打过电话以后,就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了,那几天我也比较忙,没有在意过这个,到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件事情。然后赶快打开我的号,看见我身上已经没有了他的名字。。。。

  我终于明白了,我号里的东西全都被他拿走了,拿走了我所有的一切。。。 看着我的号身上光光的,站在苍月岛的安全区里,那里有很多很多的人,我那时候感觉那个站在安全区里的号不是游戏,而是我本人穿着三点式在那站着,然后所有的人都象色狼一样色咪咪的来看我,我当时感觉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在网吧里大叫了一声,整个网吧里的人都惊呆了。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国际号码,又听到了他的声音,我哭得更大声了,实在说不话来了,他跟我说让我把电话给那个帮我查电脑的人,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说这里的电脑没问题,说我哭得已经不行了。后来把电话又还给了我,电话里跟我说道:别伤心了,那些东西丢就丢了,我们还可以继续打的到的,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说。就这样,来检查电脑的人把我送回了家。当天爸爸妈妈看见我回家后,眼睛哭的红红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不答,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门继续哭。

  就这样我伤心了好多天,大概过了五六天的样子吧,手机里显示出老杨的电话号码,我接了起来,他说他已经回国了,刚下飞机,已经到我家附近了。于是我连忙穿好衣服下楼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找他,他说他还没有吃饭,我们就又去了第一次吃饭的地方吃饭。在去餐厅的路上,他的手机一直不停的在响,他都不接,后来把电话直接给关上了。饭桌上我俩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吃,过了一会,他站起来走了出去,不一会就又回来了,又耽搁了5分钟,一个服务员带着一束蓝色的玫瑰花和一瓶香槟,还有一个吹萨克斯的乐师走了过来,服务员把花和香槟放下以后,乐师吹起了乐曲,我记得好像是回家。因为我以前跟他说过我非常喜欢这个曲子。当乐曲吹完以后,乐师也走掉了,他终于说了第一句话,“哈哈,今天是我第一天回家,没想到有你这样的美女为我接风洗尘,我们来庆祝一下。”于是我就问他,路上的那些电话都是约你吃饭给你接风洗尘的吧,他说应该是吧,不过有你这个美女给我接风洗尘,就足够了,比他们100个人为我接风洗尘都强。我只是淡淡的一笑。他说:你还是第一次对我笑呢,你笑的样子很漂亮,不过很可惜没看见过你哭的样子,我很嫉妒小光(帮我查电脑的那个人)啊。我说:是吗,那我现在就哭给你看。他赶紧说道:别别,这里可是西餐厅,如果一个女士在这里哭的话,我可会被这里的绅士们鄙视的。于是我又笑了起来。他又接着说道:那天你给我打电话,一上来就喊我老公,我当时都没反应过来,没想到你喊我老公了,能再喊一次吗。听到这里我又想哭了,他赶紧劝我,别别千万别在这哭,我错了,不应该提你伤心的事情。然后我们又不说话了,吃完甜点后,我们走出了餐厅,他带我去了他经常在的那个网吧。

  到了网吧以后,来到柜台前,我看到了那天给我查电脑的人(小光),他让小光帮我开两台机器,他进办公室那点东西。于是小光带着我来到电脑前,我奇怪的问小光,他跟你们这的老板很熟吗?小光说:他就是我们这的老板啊。我惊讶的啊了一声,说了句怪不得呢。过了有十分钟的时间吧,他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特大号的熊宝宝,说这是从法国迪斯尼特意给我带回来的礼物。我谢过以后把熊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他于是坐在了我的另一边,他打开机器以后,就喊道:小月,小超把你们的装备都拿到苍月来交易给我俩。不一会就有人来到苍月交易给我俩一人一套法神+谷雨还有40级的衣服。然后他说,虽然带这些装备没有以前的魔高了,反正你会升级武器,慢慢升吧。就这样我俩又开始了去牛洞炸牛,去赤月打装备。抽空的时候我就去沙垫刀,准备升级谷雨。当升级第一把谷雨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碎掉了。。。。他说没关系,拿我这把去升吧。结果又碎了。。。。 我当时很泄气,我俩只能拿着5的偃月(垫刀的产物)去炸牛了。。。。

  从那以后每天他们网吧的人24小时的再喊RMB大量收购谷雨血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