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一个传奇女玩家果子的真实十年游戏经历!!非常精彩!!期间经历复制BUG,初恋被土豪用钱收买(狗血电视剧情真实版),到最后遇上自己真爱的真实经历。曾经你在游戏中也是否有一个这样的女子,上线等她,为她砍红名,见不到她日夜相思?还未看过连载一的,建议从第一篇看起:

  大概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吧,他每天早上都送我回家,然后晚上来接我去他的网吧。那段时间里他收了差不多30多把谷雨(当时谷雨每个差不多要200左右RMB)吧。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准备去沙武器升级武器,刚走到沙城门口,看见一个女法师,我无意点到了他的名字,看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名字,我以前老公的名字的老婆。。。。 我赶紧打开她的装备看了一眼,啊~~ 都是我熟悉的东西,就是没有40级的衣服,好像他那时还没有到40级吧。于是我赶紧改换模式用冰咆哮打了她一下,立刻就飞走了。。。于是我赶紧密我以前的老公,还真的在线。。然后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对我。他说:我怎么对你了。我说你为什么拿走我的装备。他说那些装备都是他打来的。我当时就哭了,跟他说:那些装备很多都是我打到的,只有里面的几样是他的,再说里面20的谷雨法神什么的都是别人的,我的东西你可以拿走,别人的东西还给人家好吗。他说:我才不管呢,我拿我老婆号里的东西,又不是从他号里拿的。我说:你还当我是你老婆吗?你这样对我?他说:以前当的啊,不过现在不是了,你只是我玩剩下的破鞋而已。我说:算我求你,把那些东西还给人家吧,那些东西不是我的。他说:我都把你让给他了,这些东西就算是他给我的补偿了吧,你这么漂亮他也不吃亏的啊,我吃点亏算了,哈哈。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就为游戏里的一些装备把我给卖了吗?他说:具体怎么回事,你去问你现在的老公去吧。当我再密他的时候,拒绝私聊了。。。。。

  我哭了,哭得很伤心,这个时候他走了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他当时也很生气,于是满世界的喊,只要谁能找到xxx(我前老公的名字)的坐标并告诉他,奖励200w传奇币。于是很多人不一会都密了他,告诉他坐标,他和网吧里的人到处去找,知道最后密不到他了,下线了。这以后的几天中,他们网吧的人不管在哪只要看到他就杀,也包括了许多和他认识的人。后来我突然想起了他那时候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具体怎么回事,你去问你现在的老公去。于是我就去问他,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你用那些装备把我买来的吗?他说: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办那种事呢,他一定是想挑拨我们的吧。我想了想也对,按照他的为人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我说: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吧。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吧,这天我俩还是坐在一起炸牛,打老魔。他出去上厕所,把号停在了苍月安全区。我去沙打造武器,这个时候我已经打出了2把15的谷雨了,准备为冲16垫刀了。就在沙武器准备取刀的时候,我用眼睛瞟了一下他的号,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密他,我以前的老公密他,问他在不在?我很好奇,于是坐在他的机器上用他的口气回答说在的。他说:哥们,杀的差不多了吧,也让你在萌萌面前长脸了吧,够了别再杀了。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以后我再也不会再见萌萌一面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可以兑现啊。当我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不会的,这一定不会是真的,他们难道真的拿我做交易了吗。我当时回道:你让他对你兑现什么?他说:你是萌萌?我说:对。他说:哦,对不起,密错人了。

  当我看到那些留言后,我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什么陷阱,被人当成了传奇世界中的一件道具,被人换来换去,这时候我真的对这个世界失望了,为什么我那么喜欢的人还有我那么信任的人都在欺骗我,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了他就站在我后面,他好像也看到那些话(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没有),只是看见他愣愣的站在那,一句话也不说。当时的我就认为那是默认。我很伤心,于是想飞快的往外跑,被他一把拉住了,我喊道:放手,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当时整个网吧的人都站了起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他放开了手。我就跑出了网吧,他所开的那个网吧比较偏僻,我一边哭一边跑着,跑了好久终于到了大街上,这时候他开车也赶到了,停在我面前,说:我送你回去吧。我说:不,我不坐,我自己有钱会打车回去的。他说:这个时候打不到车的。我说:我宁愿走着回去,也不会上你车的。就这样我在边走边打车,他开着车在后面跟着。大概过了2个街口吧,终于看到了一辆黑车,于是我就坐了上去。坐在车上,司机看我哭的很伤心,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当时没好气的说:好好的开你车,管那么多干什么啊。于是司机就什么话也不说的一直把我送回了家,在家门口下车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车还一直跟着我。我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径直走到我家楼下。他这时候喊了我一句:你今天早点休息,休息好以后我会跟你解释一切的。我恨恨的说: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一面的,我也不会听你那些掩饰的言语。就这样我回到了家,父母当时都已经睡着了,我轻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拉上窗帘,看到他还在楼下,手里点着烟,似乎是在看着我家的窗户。我迅速的把窗帘拉上,转过头来看到他送我的那个熊宝宝,然后拿起来打开窗户想把它扔下去,结果那个熊是在太大了,费了我半天劲才终于扔了出去。然后看到他从地上捡起了那个熊,回到了自己的车里。这一夜我怎么也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想越伤心,就在房间里蒙着被子大哭。直到睡着。

  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我发现手机一直闪个不停,看见手机里有30多条未读短信,我随手打开了一条看了一眼,也没看内容,知道是他发来的,就把所有的短信都给删掉了。以后很多天里,我再也不出门了,只是在家里看无聊的电视剧,老爸老妈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跟他们说,他们也知道我的脾气,所以也就不再问了。

  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他每天还是发很多短信给我,我从来看也不看的就直接删掉了。那段时间只是在家里看电视或者看以前留下来的小说。人慢慢的也消瘦了。老爸和老妈看到我当时的样子也十分的伤心。到了当年6月里的一天,爸爸从外面买回一台电脑,同时还让人把宽带安好,放进我的房间。老爸说:以前的那个电脑不行了,把那台给爸爸妈妈用吧,你用这个新的吧,没事的时候在家里上上网,不要老看那些老掉牙的电视剧了。我也没说话,只是把那台老式的电脑帮老爸搬到了他们的房间,然后自己回到房间,听装宽带的人怎么使用那些东西,怎么上网。然后就每天从网上下载电影和动画片看,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出门(可能这就是最早的宅女了吧,好像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流行词呢)。

  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每天都是睡觉的时候下载电影,等醒来以后看。这样的日子也很无聊的,终于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终于下载了传奇的客户端。打开以前的账号,密码还没改,上号一看自己的级别已经45级了还差一点就46了,身上的装备还是以前的那些(15的谷雨+法神套+40女衣服)。号停在了牛5,好像是被我顶下来的。紧接着老杨的号就密我了,问我:怎么这么久才来啊。我说:你一直在玩这号?他说:是啊,我们的级别一直都一样,我升级的时候都会带着你号,就好像是你在我身边一样。我说:哦,那好吧,这号就给你吧,我不玩了。就下线了。过了一会,他又发回短信来,说了一些道歉还有希望我回去继续玩的话。我没有回。

  于是很无聊的翻着传奇的网页,看见新开的区是70区,还是北京的服务器。就这样我重新建立了一个账号,进入了70区的。没想到,这成为了一生中最大改变的时期。

  进入70区的时候,我建了一个道士号。(ps:其实我不喜欢道士,因为道士的衣服不好看,我还是比较喜欢法师的。)当时就是一个人练法师很难练,特别是药钱不好赚,练道士还是比较省钱的。那时候70区开区时间不是很长,因为还没开始沙巴克争夺呢。于是自己慢慢的杀鹿,杀稻草人,挖矿。19级练骷髅的时候,加入了一个帮派(后来这个帮派成为了70区貂蝉的第一个沙巴克行会)。我那时候不爱说话,只是自己默默的练级,当成为沙巴克的时候我已经26级了可以带7级骷髅,每天只在蜈蚣到僵尸的连接通道里练级,顺便挖矿。。。。

  那时候很傻,根本不知道有什么挂机外挂。直到我33级,每天为了带狗在猪洞努力冲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法师,跟我一个行会的。他当时已经41级了,那时是在石墓阵里,我准备去买药。看见他被许多怪包围着,血也不太多了,于是我过去给他打了一个隐身,把怪引开,自己也隐身在他附近给他++++。然后他跟我说:谢谢美女啊,我没有药了,你可以帮我超点药吗。我说好啊,我也正准备去买药呢。然后我俩就来到石墓卖药的地方,给他超满了药,他给了我100W的钱,我说用不了这么多的。他说没关系的,你身上也多带点药,我带你烧会猪吧。我说好啊。就这样我俩在石墓阵里来回转,烧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我就升级了,34级了,离带狗的日子不远了。然后他说他要吃饭去了,回城换装备挂机去了。我疑惑的问道:挂机?什么叫挂机啊。他说:晕,不是吧,你练挂机都不懂?我说:是啊。他说:挂机就是用外挂自动打怪升级啊,知道什么叫外挂吧。我说:知道啊,我也用外挂,可是不知道这么自动打怪升级啊。他说:真晕死了,你难道还是手动练级啊。我说:是啊。他又问我:你有QQ吗?我给你发一个外挂吧。我说:好啊。于是我把QQ号告诉了他,他加完我以后,很惊讶的问我:你是女的啊?我说:当然了。他说:可以视频吗。我说:可以啊。于是跟他视频了,他紧跟着说:你真漂亮。我说:谢谢夸奖了。于是他给我发来一个文件,然后一步步的教我怎么使用,我那时候很笨,他教了我半天我都没有学会。后来他问我:你相信我吗?我说:相信啊,有什么可不相信的啊。他说:要不你把号给我,我帮你挂机算了。我说:好啊,只是太麻烦你了。他说:没关系的,我经常都帮别人挂机的,我机器里至少有10几个号呢。我很惊讶:啊,能挂那么多号啊。他说:是啊,行会里的好多人都让我帮着挂机的。我说:那好吧,你也帮我挂吧,辛苦你了。他说:没关系的,只要你想上号的时候就把密码改了,不想玩的时候再把密码改回去,就可以继续挂了。我说:那么方便啊,真是太好了。就这样他下线了。我也百无聊赖的出去逛街,回家以后看了一会电影就睡觉了。第二天一早,想看看我的号升级怎么样了,于是上号看了一眼,啊~已经练了30%多了,比我手动练级可快多了。然后就密了他。然后他回答是:挂机中,人不在。我就琢磨:他到底在不在呢,不在的话怎么还是自动回话呢?于是我把身上的垃圾拿到商店里去卖钱,顺便去仓库里看了看仓库的东西在不在。结果在仓库里发现也有很多东西,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是他放的呢,想着等他来了还给他。慢慢的看那些多出来的东西都是什么,结果里面有把4的降魔,幸运+3的灯笼项链,还有些道3明珠魔3降妖之类的小极品。当时我只对那个幸运+3的灯笼项链很感兴趣,实在不知道那东西是干什么用,想着等他回来问问吧。就这样把垃圾清理一遍后,自己又跑到猪洞升级。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又把密码改了回去继续挂机。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就继续上去升级,这个时候他密我了:来了啊。我说:是啊。他说:你准备去哪练级啊。我说:猪洞啊,现在经验已经过了50%了,争取明天带狗狗了。他说:用不了明天,我今天带你去猪7烧,今天就可以带狗了。我说:好啊,那太辛苦你了哦。他说:没关系的,你来土仓库。我说:好。于是我跑到土仓库,他交易给我一套天尊+无极棍+防10道5的女幽灵,有一个道3的道头。我开始的时候不点交易,跟他说:我不要你东西,你只要带我升级就好了,等我35级的时候我自己会买的。他说:这些不是给你的了,是先借给你穿的,咱们去猪7太危险了,你得带点装备保护我啊。我说:你已经在我号里放了不少东西了,不能再要了。他说:晕,我什么时候在你号里放东西了啊。我说:我仓库里有好多小极品,不是你放的吗。他说:晕死,都不是我放的,那些都是挂机的时候捡到的,自动存在仓库的。我说:啊,不会吧,挂机外挂比人还聪明啊。他说:只有你傻,别人可比挂机外挂聪明多了。我说:。。。。。然后他又说道:你先把这些装备套上,咱们赶快去猪7。于是我接受他给的那些东西,跟他说烧完猪就还他。这样我俩来到了猪7,猪7里人很多,他跟我说:你先去猪6等一会,我去把那些人解决了你在下来。我说:好吧,你自己小心点。于是他就一个人下去了,过了10分钟,他说下来吧。我下去一看他的名字红了,整个猪7里除了猪只剩下了我们2个。他走到离楼梯不远处的一个墙后面,跟我说:你就在这等着,我去引怪。我说:不好,还是我去引怪吧。他说:没关系的,我技术很好的,哈哈。然后我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看见他经常领着一大群猪里面有好多白猪来到我站着地方的墙外,他就开始防火烧,我开始的时候怕他有危险,就赶快出去给他打个隐身,他边引怪还边给我打字说别隐身。于是我赶快自己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当烧完那些猪的时候,他对我说:不用担心我的,我是不会死的。我说:为什么啊?他说:你没看我的装备吗?带着护身呢。我这时候才打开他的装备栏,啊~,护身戒指。。。那是我在10区海鼎梦寐以求的东西啊。我答道:呵呵,我没见过护身戒指,开始还想你一个法师为什么带一个道1的戒指呢。他说:你简直笨的像头小猪,哈哈,一头漂亮的猪。

  就这样,我俩在猪7里烧猪,中间也经常有些人来骚扰,可是都被他一个个的杀了回去,他的名字也越来越红了。在这里升级真是太快了,没过多久经验就70%多了,马上就要升级了,我说药快不够了,我去买点药吧。他说:不用的,我已经让人来送药了。我说:哦,真是太辛苦你了啊。他说:呵呵,没关系的,只要你开心就好了。我说:我很开心的。他说:那就好。不一会,一个40多级的战士来了,我看见他们面对面的应该是交易东西,他们交易完了以后,又让我跟那个战士交易,那个战士交易给我一本狗书和一把龙纹。我取消了交易,跟他说我会自己买的。他说:你先拿着,等以后你买到了再还给我。就这样我俩在里面不停的烧猪,我的经验不停的涨着,同时也有人不停的给我们送药,我当时感觉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么久了,居然没有人在下来过,除了那几个送药的。就这样到了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终于到35级了,点了那本狗书,找出了狗狗,然后美美的在他面前炫耀,我记得那一刻的我简直太幸福太开心了。这时候我跟他说:咱们去石墓阵转转吧,然后我去练练狗。他说:好。当我们从猪7的楼梯上来的时候,看见有6个穿天魔的战士站在6层入口处,喊着老大泡妞冲级中,闲人勿扰。地上还有好多怪物的尸体和很多包超级药。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是来帮我们包场的,要不怎么半天猪7一个人都没有呢。。。。。。我当时感到十分害羞,立刻点了回城去练狗了。然后他很快的密我:怎么不去石墓阵了吗?我说:不去了,我还是先练狗吧。这样我就来到土城门口的大刀那开始练狗,他换了一个战士号站在我边上看我练狗,陪我聊天,有时经常跑到药店和杂货给我买了练狗用的药和符。

  就在练狗的同时,我把身上的装备都脱了下来,我说还给他,可是他死活都不交易,我说你如果不要的话,我可就往地上扔了啊,他赶紧说:别啊,那些东西你先带着,等你收齐了东西以后再还给我不是一样吗?我心想也对,于是就说:那好吧,等我把装备收齐了,你到时候不可以不要啊。他说:如果那时候你不给我的话,我会喊你是骗子的,哈哈。就这样他一边陪着我练狗,一边聊天,狗很快就练成了。我回到仓库,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幸运3的项链,然后我就问他:那个幸运+3的灯笼项链也算是极品吗?怎么也存在我的仓库里了?他说:我也不知道那个幸运是干什么用的,好像是对升级武器有帮助吧。我说:哦,那太好了,我特别喜欢升级武器,一会我去升级武器去。他说:是吗?你还会升级武器啊?没想到。我当时感觉到被他小看了。就说道:哼,我以前在10区海鼎的时候升级过一把18的血饮呢,你相信吗。他说:我信我信。可是我觉得他还是不太相信我。于是说:晚上你不要给我挂机升级了,把我的号挂在矿洞挖矿吧。他说:那到不用,我有好多小号呢,可以帮你挖。我说:那好,你帮我挖矿,我升级武器。于是就喊话收龙纹和天尊套。他说:你不用喊了,收不到的,这样吧,我号里有不少谷雨,你拿去升级吧,如果你能给我升级一把好的武器,你也不用收装备了,那些东西就全抵给你算了。我说:好。于是他跑到仓库交易给我5把谷雨,说道:你先拿去升。我说:恩。就这样又闲聊了一会,有点困了,就把密码改了回去,继续让他挂机。

  第二天,他果然挖了很多黑铁矿,全部交易给了我,我说我的号放不了下,我去建个小号跑来吧。他说不用了,我把这个号告诉你,你要用矿的自己上号拿吧,没有的时候在继续挂机去挖。我说好吧,于是他就把那个小号给了我。就这样我也不怎么自己去练级了,只是每天上线往返在沙和土之间升级武器。这样过了三天吧,终于找到了我号升级武器的规律,开始升级武器了。到第二天的时候,第一把10的谷雨诞生了,于是把这个给了他先让他用。他当时也很惊讶,说:不错啊,没想到你真会升级武器啊。我说:当然了,我以前在10区真的升成了把18的血饮呢。他说:这回我真信了,好好加油吧,以后我们这些人的武器就全都交给你了。我说好。就这样每天不停的升级武器,终于升级成功了一把17的持久26。就在这个时候,盛大更新了,说武器最高只可以升级7手,多了就不可以了。。。。。。。

  当时觉得很失望,那时候想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先升级我的龙纹了。。。。。

  又过了段时间,我的级别也到了40级,终于可以练3级狗了,于是这天他又与以往一样,陪着我练狗,同时还交易给我一件天师。我取消了交易,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喜欢天师,我还是觉得幽灵好看,穿天师太丑了。他说:那你可以挂机的时候穿天师,上号的时候穿幽灵啊。(PS:当时我的那件女幽灵比天师的属性好,防10道5的)我说:不用了,挂机就穿普通的就可以了,免得老被人杀。他说:没关系的,反正天师也很便宜。在他一直要求下,我终于答应要了那件衣服。。。。

  当我接过那件衣服的同时,突然想到:对了,你每天这么陪我,你老婆不吃醋吗?他说:什么老婆?我老婆还在他妈肚子里没生出来呢,哈哈。我说:那你身上的那个名字是谁啊?他说:哦,你说这个啊,是我自己的小号啊。我说:怪不得从来没见过这个号呢。他说:是啊,那号只是每天挂机,从来不上的,现在都已经44级快45了。我说:好厉害啊。他说:如果你想玩战士号的话,可以把那个号给我玩。我说:还是算了吧,我可不会玩战士。然后他又跟我说道:你还是别给我升级谷雨了,我的武器已经够用了,你现在升级龙纹吧。说完他自己跑开了,过了一会跟我交易,我一看是把8的龙纹,他说这个龙纹是他们在幻境打到的,打来就是8的没有升级过的,你拿去升级吧。我说:恩,好。这时候我感觉接受他的东西很坦然了,因为毕竟给他打了一把17的谷雨,那把谷雨当时肯定也要值他给我身上所有东西的价值了。于是我开始升级龙纹,这个龙纹真的很争气,在砸14的时候跳点了,直接变成15的。

  从那次聊天得知的他没有老婆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块石头落了地一样,每天跟他在一起觉得很踏实。(PS:其实也不是我跟着他,总是他跟着我,问我在哪来找我。。。)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苍月岛那个海边的房子那。每天没事的时候就会站在那里看海。他刚开始的时候也经常问我在哪,我告诉他我的坐标,到最后也就不问了,只要上线就会先来这个地方看我在不在。那时候觉得每天有他陪着一起聊天也很开心,期间也有过很有趣的插曲。。。。。

  他那个时候特别有女人缘,当时我们的行会里有很多女生,那些女生每天在行会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后来我也慢慢的融入了这个行会,也每天和那些女生一样在行会里叽叽喳喳的聊。有一次,他密我咱们去猪7烧猪吧。我说好啊。于是我就跟着他一起去了猪7。这个时候我的级别也挺高了,于是引怪就自然成了我的任务,他在那里等我引去怪来烧,所以在行会里就没有了我的声音。然后就好多人在行会里喊我,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泡帅哥去了。我拣了个空闲的时间回给他们说,我在猪7老大带我烧猪呢。然后她们就一起起哄,说也要一起来。过了没一会,她们就陆陆续续的都来了,然后她们就开始取笑我们两个,说我们是什么什么的,挺难听的(不过还好,大家关系都特别好,知道是在开玩笑的)。就这样她们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我记得当时我们是7个女人吧。然后我还是继续去引怪,把怪引来以后才跟她们聊天。然后她们6个女人就叽叽喳喳的说他,你怎么能让美女做这种事情呢,要你这男人干什么用的。他最后经不住她们的言语,于是就跟我,你别引怪了,我自己去引,你们几个人聊天吧。我说好吧,自己小心点。就这样我们几个把药都给了他,我们就在这里聊天,她们就都问我,老大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跟他结婚呢?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自从认识他以来,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要结婚的事情,当然我更不会提,只是把他当做很好的朋友。就在我正在犹豫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排黄字,喊道:你们都别聊天了,我的谷雨爆了,在xxx.xxx坐标,快来捡啊。于是我们就赶快去捡,只看到他死尸的周围有几十头的白猪,还有好多蛾子,围在他尸体的旁边,果然有极品显示,我们就慢慢的引开怪,我去把他的谷雨给捡了起来,这时他才放心的小退,然后又重新上来。上来就在行会里说:晕死了,你们给我超的药太多了,蓝瓶根本就解不开,扔药都来及就死了。

  就这样我在这个行会,很开心的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那时候真的觉得很开心,很开心。

  就在这期间,他把他老婆的号也给我玩,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跟我说:你用这个号帮咱们行会的打点高攻裁决吧。我当时也就欣然的同意了。后来打了差不多有4把37的裁决,还有很多把35的。每次我上他号,他都会喊我老婆,我也没有拒绝。

  有一天晚上,他跟我说:我们可以见个面吗?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回答道:可以啊。他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我说:我是无业游民,每天都有时间的。他说:好,那明天见面吧,一起去朝阳公园怎么样。我说好。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我简单的打扮了一下,来到了朝阳公园。看到他已经早到了,其实我还比我们约定的时间提前到了10多分钟呢。看到他的第一眼,没什么感觉,他长的很普通,个子也不是很高,离我心目中白马王子有着很大一段距离。于是我们一起走进公园,玩了几个里面的游戏,就到湖边租了条船划船。我们的话题只是传奇里的那些事。这样到了下午,他提议我们去看电影吧。我说好啊,现在正在演《指环王》呢吧,我一直挺想去看的。记得当时的电影票很难买,我们在那排了很长时间的队,才买到晚上8点的票。这时候刚6点多一点,我们在电影院的附近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餐厅吃饭。他在吃饭时,很郑重其事的跟我说:我现在对我自己做个简介吧。。。。这样把他的一些事情告诉了我。我才知道,原来他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以前在北京某经济学院毕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人民银行外汇管理局工作,后来因为跟银行的领导闹了些矛盾就辞职了。再后来通过父亲的关系来到了中央电视台动画部做动画后期制作,曾经做过很多动画片,比如《西游记》、《哪吒》这些动画片都是他做的后期编辑。而且他还是中央电视台动画部的后期主管。这些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我居然认识了一个在电视台工作的人。我只跟他说我是一个无业游民,天天闲待在家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啃老族。就这样我们吃完饭,看完电影,他把我送回了家。

  我到家以后,打开电脑,登陆游戏。在行会里发了一句空话,让大家知道我来了。刚开始很安静的行会里立刻热闹了起来。平时那些爱跟我开玩笑的姐妹就说道:今天跟谁出去了,老实交代。我说:就是跟朋友出去玩了啊。她们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切,才不相信呢,今天你一天没上线,老大也没在,这里没鬼,鬼才相信呢。我当时很无语。

  从这以后,他经常约我出去,不是逛街就是看电影,他也带我去他工作的地方参观。那时是我第一次进中央电视台,而且还是去的电视台工作的地方,我一进他们的部门,让我很吃惊,满屋子全是电脑,很多人都不是在工作,有聊天的,有看网页的,也有玩游戏的,给我感觉是到了一个很高级的网吧一样。他带我一起走进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也很大。然后他跟我说:我们的工作性质跟别的部门不太一样,我们是上半年休息半年的。今天是回电视台领工资的日子,大家都在这等着领工资呢,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用我旁边的那台上传奇,等领完工资我带你去电视台的各个部门转转。我说好。于是就在他边上的电脑打开传奇玩了起来。他去了别的屋子给同事登记发工资。他们的同事每次路过我在屋子的时候,都向里面看一下,然后就低声议论。过了很长时间,他才从旁边的屋子走了回来,跟我说:我们部门人实在太多了,发工资也要半天,你等着急了吧。我说:没有,你忙的话就先忙你的,不用管我的。他说:已经做完了,要不先在这里多玩一会,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去食堂,可以让你看到很多主持人。我特别兴奋的说:是真的吗?可以看见李咏和王小丫他们吗?他说:也不一定,不过还是肯定能看到几个有名的主持人的。我说:那太好了。这时我已经没有什么心情玩游戏了,只是等待着吃晚饭的时刻到来。

  就在那时候,觉得时间过得简直太慢了,总是时不时的抬头看看表,是不是到吃饭的时间了。他这时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心事,然后笑着对我说:要不我还是带你去参观各个演播室吧。我说:好啊好啊。于是他带着一层一层的逛,口里一边跟我说着,这里是新闻演播厅。。。这里是体育组。。。这里是什么什么部门。。。我们走了一层又一层,他简直就是一个特别专业的导游一样,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了那么大的精神头,走了不知道多少层,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累。以前我哪怕爬一层都觉得很累的。。。。就这样我们还只是爬了一半左右吧。他说吃饭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我们下去赶快抢一个好位置吧。我说好啊。就这样我们来到了中央电视台的食堂,他之前给了我一张他们同事的饭卡,电视台里的食堂管理是很严的,不允许外人进入的。我们找了一个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不一会人陆陆续续的进来吃饭,我看到了许多许多有熟悉,也有陌生的面孔。特别是当我看到李咏和王小丫还有几个特别有名的主持人的时候,脚在桌子底下轻轻的跺着,他好像也感觉到了,只是对着我笑了笑。

  吃完饭以后,我们从电视台走了出来,我特别激动,连声跟他说太好了,我真的没有想到能跟那么多名人在一起吃饭。他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经常来的。我说:是真的吗,那我以后可就天天来你这蹭饭了,哈哈。这真的是我第一次感到最愉快的一天。

  当天晚上他送我回到家以后,我就上游戏,在行会里炫耀自己一天的经历,行会里的人有人信,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也有人说,那些人有什么可看的,还以为你见到什么**了呢。我生气的说:切,**我才不稀罕见呢。不一会他也上线了,我跟他说: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他说:这没有什么的,都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于是我俩就组织行会里一起去幻境打装备。这一天我兴奋的有点过头了,晚上一点睡意都没有,他也陪着我一直在幻境里打怪买药,买药打怪。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8点多了,我问他你不困吗?他说:不困,看见你这么开心,我也很开心的。我说:真是太谢谢你了。这个时候幻境马上就要刷老魔了,我说:我们去打完这个老魔就去睡觉吧。他说好。于是我们在幻境9层找了一会金刚没有找到,就回10层继续找老魔。最后终于找到了,我告诉他坐标,他也飞了过来,我们俩就开始杀。老魔终于死了,爆了一个麻痹戒指。他很快的站上去拣了起来。我当时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楞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问他真的是麻痹戒指吗?他说是啊是啊,你赶紧上战士号。我说恩,好。于是我下了自己的号,上了他的那个女战士号,他也回到了土,把麻痹戒指交易给了我,说哈哈,这回我老婆可真的是漂亮的了。于是我俩在行会里喊了起来,让大家来看。不一会好多人都来看了。这一天真的是老天太眷顾我了,让我在现实世界里过了最愉快的一天,在游戏中也同样过了最愉快的一天。

  这一天,我实在太开心了,真的再也睡不着觉了。。。。

  于是我对他说:你去睡觉吧,我在美一会,一会去睡。他说:那好吧,你可别累坏了啊。我说:你放心吧。就这样他继续挂机,我继续在土安全区显摆。实在闲不住的我就在土城里到处砍弓箭手。只要弓箭手被麻住我就站在那看着。不一会的时间,就有好多人密我:麻痹是在哪打的啊。我都没有回答。一会又有人密我:麻痹卖吗?我说不卖。过了不知道多久,行会里的人陆陆续续都上来了,都听说了这件事,他们都来土城看我。那个时候的感觉简直不能用任何的形容词来表达了。于是跟行会里的很多人找敌对行会人的麻烦,那天我们的人来得特别齐,从来没有这么齐过,把以前跟我们敌对行会的人打的在安全区里不敢出来了。于是敌对行会的人就开始用污言秽语来辱骂我。我听那些也习惯了,也就不在乎了。

  直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他上线了,看见我还在线,问我:没睡觉啊。我说:是啊,实在太兴奋了,睡不着了。他说:那咱们去祖玛7打头像,准备攻城吧。我说好啊。于是我俩还带了三个道士一起开路,这时候我们也不怕祖玛7的怪了,直接清怪打了一层一层的清了进去。到了祖玛7还没有刷,就在教主室门口杀怪等刷教主,期间来了几个敌对行会的人,也被我们很轻松的打了出去。最后终于刷教主了,爆了几个祖玛首饰,我俩也没要,只把头像捡起来回城交头像,准备第三天攻城。然后我俩在土安全区开始喊着收人,准备攻沙。他号里带着护身,我带着麻痹,收人很容易,很多以前是沙的人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攻沙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我们很早就占领了复活点。这一天我们的人实在太多了,原来沙城的人很多都不敢来了。我们轻轻松松的拿下了沙。虽然他们也曾经试图来偷袭过几次,但是还是被我们击败了。就这样,我们又一次成了沙的主人。

  就这样,我们占了很长很长时间的沙,中间也曾经有过攻沙的,都被我们很轻易的击败。

  好像是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给我打电话说:你愿意来我们部门上班吗?我说:我可以去吗?我可什么都不会啊。他说:没关系的,你还是做你的老本行啊。我说:啊?不会是给你当秘书吧。他说:我们部门最高的是制片,然后才是我们主管,怎么会配秘书啊,你来可以做助理啊,不过不一定是我的。我说:你不会骗我的吧,我真的可以进中央电视台吗?他说:我有骗过你吗?于是我想了一会,道:没有。他说:那就是了啊,你来不来,如果来的话,周一就把你的简历还有照片一起拿来,顺利的话月中就可以上班了。我说:太好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他说:谢什么啊,都给我当了这么长时间老婆了,哈哈。我说:那不是我的号,是你自己的。他说:那我可不管,只要那号有人上就是我老婆。就这样闲聊了一会,他说好了上线继续聊吧。于是我俩双双上号,我现在也不怎么上我那个道士号了,还是觉得麻痹战士比较好玩。这个时候魔龙刚开不久,我俩每天都跟行会里几个不错的朋友去打教主。

  很快就到了周一,我又很激动的走进了中央电视台,他早早的站在外面等我,把我带进了他们的工作室,这个时候工作室里的人都已经开始工作了,看起来都很忙的样子,我进去都很少有人抬头来看我了。他没有带我进他的办公室,把我直接领到了他们部门的人事部,他坐在我后面的沙发上,我把我的简历交给了人事部主管,主管看完以后问了我一些简单的问题,然后就说让我回家等通知吧。出来以后,我问他:今天我的表现可以吗,不会有什么麻烦吧。他说:你啊,就是在家里待的时间过长了,有些话你不应该那样回答的。他举了我回答问题的几个例子。我问他:那我是不是来不了了。这时我有点想哭了。他安慰道:你放心吧,没问题的,这里的事都由我做主的,刚才那些只是走一下流程,你就回家等好消息吧。我立刻就转悲为喜,我请你吃饭吧。他说:不用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我说:那好吧。就这样我回到了家,跟父母说了今天去中央电视台面试的事情,我的父母都不相信。我也不跟他们解释,只是说月中就会有结果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还在家里一如往常的玩游戏,已经很晚了他才上线,他最近每天都是很晚才来的,我也知道他现在上班了没太多时间玩了。他上线第一句话就说:有两件事情要通知你,一件你肯定会高兴,另一件你就高兴不起来了,你想先听哪个。我说:那我还是先听好的吧。他说:你已经被我部门录取了,周一就可以来上班了。我当时很激动,一边给他回:谢谢谢谢,太谢谢你了。一边喊着我父母,我下周一就可以去电视台上班了。我爸妈赶快跑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我的一个网友把我介绍到了电视台工作,他们还是半信半疑的劝告我说,现在网络上可有很多骗子,千万别上当。我只是很应付的说了几句,就不在理他们了。然后我又问道:那坏消息是什么呢?我心里很紧张。他说道:哈哈,你被分到我的部门,给我当助理。我说:那太好了啊,怎么能是坏消息呢,我开始还怕如果把我分到别人那,万一有做不好的地方会给你丢人的。他说:我怎么舍得把你分给别人啊,不过我可是一个非常严格的领导哦,你以后在我身边可要倒霉了。

  开心,开心,实在太开心了。

  终于到了上班的日子了,我在头一天重新做了头发,买了很多衣服(都是职业装)。开开心心的坐上地铁到了中央电视台楼下。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很早的就在电视台门口等我。看到我今天的装扮,笑了笑。于是我就问他:笑什么?他说: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今天的样子很奇怪,不像以前的你了,有了另外一种味道。我说:什么味道。他说:猪圈味。于是开心的笑了起来。我也没有跟他争辩,因为他以前经常管我叫猪猪,也就习惯了。

  这样我们走进了那个工作室,看到有很多人都趴在自己的桌子上睡觉还有很多人拼了几把椅子躺着。他跟我说:别在意,以后你也可能会跟他们一样的。我心里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我可从来没有和这么多人一起睡在一个屋子里。我们又来到了人事部,这次那个主管也没跟我说话,只是给了我一大堆卡,说:有哪个东西不明白,你就问你的主管吧。然后打开自己的抽屉,又拿出一些文件之类的东西,说:拿着这些东西去后剧务那领东西吧。我说好,谢谢了。这样我和他转身出了人事部,他并没有带我去剧务在的房间,而是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前,指着他门口的一张桌子,说:这个以后就是你的工作岗位了。于是我立刻跑到那张桌子前,仔细的察看起来,打开了所有的抽屉和柜子,心里盘算着什么东西放在这什么东西放在那。这时他走过来说:看够没有,以后有的是时间看,带上笔跟我去剧务吧。我答应了一声,拿了一只笔跟着他去了剧务室。进了剧务室以后,剧务是一个岁数很大的女人,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不敢看她,于是低下了头,然后听到她说:你的东西都放在那了,把你这些表格填一下。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见墙角那放着三大包东西,三个很大很大的包。于是我过去把表格填完,心想我该怎么拿这些东西啊,这时我看见他从外面拉了一个小推车进来,对我笑了笑,帮我把那三包东西放在车上,然后拉着车往外走,本来我想直接回到我的座位上,可是他说:跟我来。我就跟着他走。然后走到一个房间门口,对我说:这里是你化妆的房间,里面有你的更衣柜,先把这些东西放进去,自己把工作用的东西拿到办公桌前就可以了,等全弄完以后,到我办公室来。我嗯了一声,就把车推进了那个房间。房间不是很大,可是东西很全,有3个立柜,一个梳妆台,墙上还有几个衣架。我打开那三个包,我看到以后感到很吃惊,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化妆品、香水、衣服还有很多女人用的东西,心里想,电视台就是不一样啊。于是把衣服换掉,穿上了新发的衣服,把妆又重新补了一下。从包里取出工作用的东西,自己的办公桌上,敲了下他办公室的门,随后听到他说:进来吧。我进去以后,看见他很正经的坐在办公桌里面,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正经的样子,特别想笑,可是没敢笑出来。然后他说:坐下吧。我就坐在他桌前的椅子上。他就开始给我讲刚从人事部拿来的那些卡都是做什么用的,我们的作息时间是什么样的,加班和迟到早退有什么样的奖励和惩罚,说了40多分钟。然后领我出来向我未来的那些同事们介绍我,其实这里有很多人也认识我,因为他们部门也有很多人都玩传奇的。然后叫来一个女的,说:她叫付淑敏,她这个星期会带你一个星期,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问她。于是我俩来到我的办公桌前,她告诉怎么样分类文件,什么颜色的文件夹是要放什么样的文件,其实这些以前在学校都已经学过了,所以这些东西很快的就掌握了。就这样一天很快的过去了,到5点的时候,他出来跟我说:你刚来可以不加班的,今天我们这里的人都要加班,你先回家吧,我今天送不了你了。我说:那我也跟你一起加班吧。他说:不用的,你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等你把这里的事情熟悉上一个星期,在加班吧。我说那好吧。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明天我就不去门口接你了,你用那个通行证就可以直接进来了,能找到这里吧。我说:可以的。他说:那就好,你自己先回去吧。转头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就这样我从电视台走出来,想着自己能在中央电视台上班,简直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出门以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知道不是在做梦,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回家,把这件事告诉我老爸老妈。于是地铁也不坐了,出门打了辆车回家了。

  当我到家以后,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老爸老妈,他们还是不相信,我把我在电视台的工作证和出入通行证拿给他们看以后,他们才真正的相信了。老爸当时就问我:介绍你去电视台的那个网友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说:男的。老妈问:你俩是什么关系,人家凭什么介绍你到电视台工作啊。老妈突然这么一问,我到不知道该这么回答了。我还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目的呢。等晚上他上线我问问吧。然后老爸老妈又一连串的问了我好多问题,比如他家的情况是什么样啊,他家还有什么人啊,有没有结婚啊什么的,问了好多好多,因为我们以前见面谈的都是传奇里的事情,很少提起现实生活中的事情,所以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说了句我不知道,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并没有上游戏,只是坐在电脑前思考着老爸老妈刚才的那些问题,想了很长时间还是想不出答案。在这期间,我一下子想起了以前在10区海鼎的那些经历,难道他对我也有什么交易吗。我又想了一下,不可能的,他一定不会是那种人。我这次相信我的判断,绝对不会错的。。。。